大通天成(北京)投資咨詢有限公司

    <track id="vzvx7"></track>

      <pre id="vzvx7"></pre>
      <track id="vzvx7"><strike id="vzvx7"><ol id="vzvx7"></ol></strike></track>
          <address id="vzvx7"><strike id="vzvx7"></strike></address><pre id="vzvx7"><ruby id="vzvx7"><b id="vzvx7"></b></ruby></pre>

          
          
            <big id="vzvx7"></big>

            “FENDI”商標侵權案終于塵埃落定

            發布時間: 2021-03-08 10:35 | 文章來源: “FENDI”商標侵權案終于塵埃落定

            FENDI商標侵權案終于塵埃落定,備受關注的國際知名品牌FENDI所有權人芬迪有限公司與上海益朗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首創奧特萊斯(昆山)商業開發有限公司侵犯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終于塵埃...

              3月4日,備受關注的國際知名品牌“FENDI”(中文譯名“芬迪”)所有權人芬迪有限公司(下稱芬迪公司)與上海益朗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益朗公司)、首創奧特萊斯(昆山)商業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首創奧特萊斯)侵犯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終于塵埃落定。

              在歷經一審、二審之后,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稱上海高院)對該案作出再審宣判,認定益朗公司、首創奧特萊斯侵害了芬迪公司的服務商標專用權,構成擅自使用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連帶賠償芬迪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合計35萬元,維持了二審判決。

              一審認定構成商標合理使用

              2015年9月,由首創奧特萊斯運營的昆山首創奧特萊斯商場盛大開業,其租給益朗公司的9間店鋪開始銷售“FENDI”“LOEWE”等大牌商品。然而,一年后,法院寄來的一紙訴狀,卻給兩家公司澆了一盆冷水,起訴它們的正是芬迪公司。

              芬迪公司認為,早在上世紀80年代,該公司就開始在中國境內注冊了“FENDI”等系列商標,后來,公司又將上述商標及中英文字號“FENDI”“芬迪”用于高級皮革產品、服裝等,通過長期的經營和推廣,該中英文字號已經獲得了極高的知名度,應當被視為“企業名稱”,受到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2016年4月,芬迪公司向法院提起了訴訟,認為益朗公司在商品、店招等處單獨、突出使用“FENDI”商標,構成了對其商標專用權的侵犯,首創奧特萊斯明知其侵權而不制止,構成幫助侵權;兩公司在商場宣傳冊、微信公眾號等處使用“FENDI”商標和“芬迪”字號,侵犯了芬迪公司的商標專用權,并構成了擅自使用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兩公司在微信公眾號中刊登的“大牌駕到-FENDI”一文,是虛假宣傳。

              芬迪公司指出,兩公司的上述行為會讓消費者產生誤認,以為涉案店鋪是芬迪公司的直營店或品牌折扣店,進而從中非法獲利,故要求兩公司連帶賠償100萬元。

              對此,益朗公司表示,其銷售的是“平行進口”商品,可以在合理范圍內使用“FENDI”商標。該公司僅在店招處使用了“FENDI”商標,目的是告訴消費者商品來源于芬迪公司,這是合理范圍內的使用,不會造成消費者的混淆和誤認。

              至于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益朗公司代理人提出,芬迪公司僅在部分紙媒上進行了宣傳推廣,曝光率并不高,其營業收入也多年沒有顯著增長,銷售額更無法與同行相比,可見,其中英文字號不能作為反不正當競爭法中的“企業名稱”予以保護。

              而對于虛假宣傳的指責,“我們對公眾號刊登文章的行為不知情,沒有共同實施上述行為。”代理人在庭審中表示。

              首創奧特萊斯則辯稱,益朗公司使用“FENDI”標識是正當行為,首創奧特萊斯不構成幫助侵權。“況且,芬迪公司在昆山并沒有設立公司或銷售機構,益朗公司的客戶又為昆山本地客戶,所以,芬迪公司沒有任何損失。”首創奧特萊斯表示。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益朗公司在店招等處使用涉案商標,目的是告訴消費者商品來源于芬迪公司,方便他們在大商場里購物,不會造成混淆和誤認,屬于商品商標的合理使用范圍。

              一審法院指出,兩公司使用涉案字號,是為了指示商品來源,不構成擅自使用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微信號文章是在合理使用范疇內,不構成虛假宣傳,故駁回了芬迪公司的訴訟請求。

              芬迪公司不服,提出了上訴。

              二審改判構成服務商標侵權

              二審中,芬迪公司堅持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

              “一審判決尚未生效,益朗公司就撤銷了櫥窗里的區別標志,可見它主觀上具有迫切的、強烈的利用‘FENDI’招牌誤導公眾的故意,也表明該公司在原審期間才添加的所謂區別標志,不過是為了誤導原審法院作出錯誤的認定。”二審開庭后,芬迪公司代理人直截了當地指出。

              該代理人指出,在目前常見的零售商業活動中,無論是GUCCI、BURBERRY等奢侈時尚品牌,還是ADIDAS、NIKE等運動休閑品牌,通常只有商標權利人的直營店或授權專賣店,才會在店招上單獨使用所售商品的商標,這已經成為廣大消費者普遍接受的商業常識。由此可見,店鋪店招已經成為識別和判斷奢侈品直營店、授權專賣店的主要商業標志。

              “涉案店鋪在店招上對‘FENDI’商標的使用,幾乎完全仿照了芬迪公司的直營店,從相關公眾看來二者幾乎沒有差別。”該代理人表示,益朗公司的上述做法并不合理,而且也不符合“平行進口”商的通常使用方式。

              芬迪公司認為,益朗公司目前的做法足以讓消費者以為,涉案店鋪是芬迪公司的直營店或授權專賣店,服務提供者就是芬迪公司,或與芬迪公司存在關聯關系。

              為佐證自己的觀點,芬迪公司代理人向法庭提交了公證書、調查問卷及調查報告等證據。根據調查報告,在奧特萊斯廣場及附近隨機抽樣的42名受訪者中,69%認為涉案店鋪與“FENDI”品牌方存在關系,66.7%表示沒有在奧特萊斯商場內看到過“EAST DOMAIN”文字和圖形標識。而在看到過上述“EAST DOMAIN”標識的10名受訪者中,有7人認為,該標識與“FENDI”品牌方存在關系。

              益朗公司、首創奧特萊斯則堅持其在一審中的各自觀點。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店鋪上使用“FENDI”商標,是告訴消費者涉案店鋪的經營者是芬迪公司,或者與芬迪公司存在關聯關系,這已經超過了說明或者描述自己經營商品的必要范圍,并且造成了混淆和誤認,不屬于基于善意目的的合理使用。該使用方式與第35類服務“企業經營、企業管理”的服務類別相同,構成服務商標的侵權。

              至于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二審法院認為,根據芬迪公司提供的證據,足以證明芬迪公司字號已經具有了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可以作為反不正當競爭法中的“企業名稱”進行保護。益朗公司在店招上使用該字號,并且已經致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和誤認,構成擅自使用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

              二審法院還明確,首創奧特萊斯作為商場管理者,明知益朗公司除了銷售“FENDI”商品之外,與芬迪公司之間并無其他授權關系,卻沒有制止益朗公司的侵權行為,還在樓層指示牌等處使用涉案標識,刊登涉案文章,構成幫助侵權行為。

              關于賠償數額,二審法院認為,益朗公司的上述行為既構成商標侵權,又構成不正當競爭,屬于侵權競合,在確定賠償數額時,不應重復計算。本案中,芬迪公司沒有證據證明其損失,也無法證明益朗公司的獲利,所以,綜合涉案標識的知名度,益朗公司的主觀過錯,侵權行為的性質、期間、后果,以及芬迪公司的維權合理支出等,法院酌情確定益朗公司賠償芬迪公司35萬元,首創奧特萊斯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益朗公司不服,認為二審判決將使“平行進口”行業無法生存,于是提出了再審,要求撤銷二審法院判決,改判駁回芬迪公司所有訴訟請求。

              2018年6月,上海高院作出裁定,提審該案。

              再審維持二審判決

              再審中,雙方當事人圍繞“益朗公司在店招上使用‘FENDI’標識是否侵犯服務商標專用權”“益朗公司在店招上使用‘FENDI’標識是否構成擅自使用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原二審判決的損害賠償責任是否有誤”三個問題展開了辯論。

              上海高院經審理認為,益朗公司在店招上單獨使用“FENDI”商標,足以導致相關公眾誤認其與芬迪公司存在關聯關系;雖然該公司在廊橋、購物袋、櫥窗等處設置了區分標識,但不足以消除上述混淆,故兩者是類似服務。益朗公司在店招上使用“FENDI”商標屬于商標法列舉的商標侵權行為。

              上海高院指出,益朗公司的使用行為,既可以告知消費者其銷售的商品來源于芬迪公司,又能幫助消費者迅速找到店鋪,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不過,該使用行為客觀上產生了讓消費者混淆的可能,直接損害了商標的來源識別功能,對奧特萊斯商場內合理使用商標的必要范圍應當予以限縮。益朗公司在店招上使用芬迪公司的字號,引人誤認其店鋪與芬迪公司具有關聯關系,構成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上海高院認為,鑒于益朗公司在涉案店鋪店招上單獨使用“FENDI”標識的行為,既構成商標侵權又構成不正當競爭,屬于侵權競合,不應重復計算賠償數額。原二審判決綜合考慮涉案標識的知名度,益朗公司的主觀過錯,行為的性質、期間、后果,以及芬迪公司的合理維權支出等因素,酌情確定益朗公司賠償芬迪公司35萬元,尚屬合理,可予以維持。

              此外,首創奧特萊斯為益朗公司的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提供了幫助,應當與益朗公司共同承擔民事責任。

              綜上,上海高院作出再審宣判,維持二審法院的判決。

              該案主審法官朱佳平告訴記者,近年來,隨著我國市場經濟的發展,品牌方和銷售商正從原先的生產—銷售縱向關系,逐步發展為縱向關系與銷售環節橫向競爭關系兼具的市場競爭關系。一方面,品牌方正從原先商品生產者的定位走向銷售終端,逐步建立起自有的銷售體系,如旗艦店、專賣店等。另一方面,品牌方自有銷售體系之外的其他銷售商也逐漸形成了一些區別于品牌方專賣店的銷售模式,如品牌集合店等。

              而該案中,益朗公司在涉案店鋪店招上使用“FENDI”標識的行為,模糊了上述兩種銷售渠道的界線,遏制了品牌方與銷售商在銷售環節的橫向競爭,故該商標使用行為不符合商業慣例,也不構成商標的合理使用。

              上海高院通過該案判決,提醒益朗公司等“平行進口商”,雖然我國法律未明確禁止“平行進口”行為,但商家為了說明或者描述自己經營的商品而使用商品商標時,一定要采取合理的方式,不能傳達導致消費者混淆誤認的信息,以免承擔侵權的后果;同時也提醒奧特萊斯等商場管理者,一旦發現商鋪存在侵權行為,要及時制止并采取相應措施,防止面臨不必要的法律風險。

              原文標題:“FENDI”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案塵埃落定

              文章來源: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校花误穿分腿器任我摆布

              <track id="vzvx7"></track>

                <pre id="vzvx7"></pre>
                <track id="vzvx7"><strike id="vzvx7"><ol id="vzvx7"></ol></strike></track>
                    <address id="vzvx7"><strike id="vzvx7"></strike></address><pre id="vzvx7"><ruby id="vzvx7"><b id="vzvx7"></b></ruby></pre>

                    
                    
                      <big id="vzvx7"></big>